上一个工作日都有哪些进展

2020-03-22 03:39

谈起拆迁,郭玲芝说,在整个后北屯改造中,需要拆除的地方包括地球村、北斗星,华北地区最大的机电建材市场——明珠市场和滨河物贸中心、华宇购物广场、美丽家园、中奥商城、新锦商城、加油站、银行等,不过这里面最有名气的,还是娱乐场所金昌盛。“金昌盛那一片原先就是一些平房,这里并不是太原歌厅的发起地。”在河西地区居住了几十年的老田回忆说,从零散的街边卡拉ok到正儿八经的歌厅,太原的娱乐业真正初具规模是1994年,那时候最有名的是五一路、漪汾街、朝阳街等地,当时的小歌厅租用居民路边的门脸房,一户一户连成片。歌厅内部陈设、设施都很简单,这种繁荣到了1996年达到了极盛。一时,太原成为整个华北甚至北方地区的“不夜城”。

金昌盛歌城占地面积约50亩,最多时有30家左右面积不等的娱乐场所。随着金昌盛知名度不断提高,各娱乐场所经营者也不惜血本通过外部豪华装修等增强自身实力,吸引更多人前来消费。

干苦力比打扫卫生挣钱,于是随着金昌盛歌城里各个歌厅不断修装升级,雷春富也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业。“我的原始积累就是干苦力,哪家装修给哪家干。”说话间,雷春富伸出右手,给记者看了看曾经断筋留下的伤疤。

18年前,迫于生计,雷春富揣着5元钱从临县来到太原。没文化、没技术,雷春富靠四处打游击当苦力、当小工维持生活。“那时候的金昌盛还都是一些二层楼房,卡拉ok形式,当时我就是个打扫卫生的。”雷春富说,早些时候的客人都是来这里唱唱歌,他每天工作即便有些累,但感觉很快乐。人老实、勤快,使得雷春富最终在这里立了足。

上午11时,金昌盛歌城拆迁现场,不断有路人驻足留步,为即将消失的金昌盛再留影一张。“人都走了,该搬的也都搬空了,剩下的,都是贴在墙上、地上搬不走的。”拆迁工人张师傅说,两天前他和几个河南同乡一起被叫到这里,开始拆迁工作,到现在算是全面启动拆迁。

老田说,金昌盛歌城是1996年开建的,开业后由于是太原当时最大、装修最高档的娱乐场所,恰逢我省煤炭经济迅速发展,生意一直很好。

雷春富(化名),是拆迁现场最忙碌的指挥官。“整个拆迁都包给我了,这大概也是我挣的金昌盛最后一笔钱了。”站在废墟里,雷春富饶有兴致地讲述了他和金昌盛的这18年。

上一个工作日都有哪些进展,又遇到哪些困难,各小组负责人逐一汇报请示。综合办一间大办公室里,整个后北屯拆迁改造进展明细全部上墙。“后北屯村土地总面积1575亩,全村户籍总人口1452户6632人,是太原市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城中村。”万柏林区兴华街道党办主任郭玲芝说,在村民支持配合下,目前,后北屯村宅基地已完成了97%的拆除工作。隶属于改造范围的金昌盛歌城,经过一个月的搬迁,如今也已开拆。

金昌盛歌城要全拆了,这也勾起了迟贺立的很多回忆。“在繁盛期的金昌盛,不仅有来自全省各地的客人,还有很多挂着外地牌照的汽车经常出入。”迟贺立说,金昌盛的存在,不仅繁荣了太原娱乐产业,歌城的繁荣还刺激了太原服装、百货、餐饮,金融等行业的发展,而周边配套的美容院、宾馆、饭店等也越来越多,在金昌盛周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圈。“不少歌城里的商家已经重新选址,在其他地方谋求生存,预计本月底,金昌盛歌城将全面拆除完毕。”拆迁现场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后北屯村是2015年万柏林区确定的17个城中村改造村之一,也是太原市确定的整村拆除重点村,后北屯村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毗邻汾河西岸,周边有省国土厅、省民政厅、省安全厅、市检察院、省博物院、市图书馆、滨河体育中心、省心血管病医院、市外国语学校、市实验小学等单位,综合配套设施丰富,交通便利,因而素有“中国第一屯”的美誉。如今正实施拆除的金昌盛歌城,占地约25亩,整体拆迁面积达3万余平方米,未来,这里将建后北屯居民安置楼和万柏林新地标建筑——海尔大厦,这里也将是华北最大海尔结算中心。

从平房到小二楼、小二楼到三层楼、三层楼到追求外观独特内饰奢华,这是金昌盛的“昌盛”之路;从2013年为太原城建改造让路,占地50亩的金昌盛被拆一半,元气大伤,到2015年因后北屯村拆迁改造剩余25亩范围内的所有歌城建筑被拆。至此,金昌盛将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像往常一样,太原万柏林区兴华街道后北屯村城中村改造综合办会议室里,拆迁晨会例行召开。

长期和歌城里的人打交道,使得雷春富也成了歌城合伙人。“最红火的时候,金昌盛有30家左右歌厅,2000多名从业人员,每个歌厅都由若干个股东投资。”雷春富指着一家正在拆除的歌城说,他就是那里的合伙人之一,属于里面最小的股东,一共投了10万元,不过两年就回本了。接下来就是分红,生意好的那几年,像他这样的小股东每年都能分个四五万。除了分红,已经积累了不少装修经验的雷春富继续给每一个装修升级的歌城干活。“每年装修这些活也能挣个十来万,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过。”雷春富说,金昌盛不仅让他在太原立足,如今儿子也已在太原买房结婚,他开上了小轿车,金昌盛可能在别人眼里是灯红酒绿之地,而对于他们一家来说,成了安身立命的场所。

原先门脸气派的各式建筑有的已经变成一堆废墟,有的正在被拆除。没有了往日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整个金昌盛歌城安静得只能听见机械敲打钢筋水泥发出的声音……如今,漪汾桥畔,这个曾经热闹浮华存在近20年的太原娱乐业巨头,正随着太原万柏林区后北屯城中村改造退出历史舞台。

歌城人去楼空,但拆迁现场却人来人往很热闹,几十辆收旧货的三轮车,连同车主,成了拆迁现场最忠实的观众。“周边收破烂旧货的,最近都集中在这里了,竞争也非常激烈。”捡拾了满满一车旧钢筋,曹师傅悄悄对跟在后面的老婆说,装修好的地方就是能捡下东西,卸了这些咱们还来。“早在整村拆除改造之前,位于后北屯地界的金昌盛就曾为太原城建改造让路而被拆了一半。”曾在金昌盛当过服务人员的迟贺立告诉记者,由于生意好,金昌盛歌城内的娱乐场所根据自身发展规律,一般2—3年都会重新装修一次,2013年5月,为给西渠路改造让路,金昌盛歌城里的商户被拆掉一半,这让金昌盛伤了不少元气。不过,在迟贺立看来,道路拓宽改造之后,留下来的经营户们反而离马路更近,从商业的角度讲,更容易吸引消费者。

来太原打工已经十多年,张师傅说,别看自己是个干粗活的,那几年也曾赶时髦,和同乡们一起到金昌盛唱过歌。“我们4个人花了4000多,当时就是冲着金昌盛的名气来的,不过也算开了眼界。”提起当年逛金昌盛,张师傅仍一脸兴奋说,金昌盛真的可出名了,经常会有老乡专门开车过来玩。

所有分类

 
;